第四百零七章 调查(1/2)

网站已换域名:www.yanqingfen.com(言情粉),请大家重新保存书签。


    矜娘再仗着诞下甄家唯一的血脉,并且主持甄家中馈,可到底也还只是一个妾室,何况曲阳翁主在甄家乃至整个彭城都积威甚重,矜娘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做的太过。
    
    原来一切的导火索都是曲阳翁主赶去下邳侍疾而起。
    
    当时曲阳翁主心急生母下邳太后的病况,匆忙赶去下邳,确实路遇暴雨,导致山体滑坡,车队马匹受惊,曲阳翁主也因此摔折了腿,不得已只有急忙返回甄府医治,又加之耽误了医治,曲阳翁主的腿伤十分严重,而甄明廷又正在建邺和薛钦交战,这就给了矜娘的可乘之机。
    
    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,曲阳翁主只能躺在室内养伤,一个好好的人在室内待久了都会烦闷,何况那时曲阳翁主一来忧心第一次上战场的儿子,一来又担心缠绵病榻的下邳太后,毕竟人生七十古来稀,下邳太后早已过了七十,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,难保没有一个万一,曲阳翁主实在生恐不能陪伴下邳太后最后一程。
    
    如此之下,曲阳翁主也就无心理会府中大小事了,加之她身边伺候的侍女也是近一年才新提拔上来的,对府里的很多人事物情况都不甚清楚,渐渐地曲阳翁主一切饮食起居都落在矜娘手中。
    
    大概曲阳翁主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矜娘会有这么大的胆子,在接管了她的一应饮食起居后,竟胆敢给她下药,起初药量不大,只偶有嗜睡感,那时也只以为成日在室内待久了,人懒了也就困乏的紧,随之胃口也渐渐变少了,当时也只以为时序入夏,人的胃口自然会相应减少。
    
    然而,正是又嗜睡又食量大减,才使得曲阳翁主腿上的伤是渐渐痊愈了,可人却虚弱了起来,几乎出现整个白天都在昏睡的情况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时,整个甄家都是矜娘做主,矜娘便以救治无能将甄府原来的医工罢免,又大张旗鼓地在整个彭城寻找名医,自然最后选取的名医为矜娘马首是瞻,紧接着衿娘又将曲阳翁主身边人微言轻的侍女调开,安排上自己的人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样一来,想如何让曲阳翁主整日昏睡或不给食物,也就是矜娘的一句话而已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期间也不是没有人怀疑矜娘,但一来鉴于她一个侍妾怎会有这样的胆子,而且矜娘也没有动机,毕竟曲阳翁主这么多年都顺着甄明廷,并没有逼甄明廷娶门当户对的续弦,也没有反对甄明廷这么多年只宠爱矜娘一人。另一则就是矜娘做得太好了,先是大张旗鼓地为曲阳翁主找名医,然后又让人告诉甄明廷曲阳翁主病危,而这类很容易被揭穿的人,众人自然也就不会相信矜娘在中捣鬼。
    
    于是,矜娘也才瞒天过海的苛待曲阳翁主至此,并连甄明廷也跟着受骗,加急信函让甄柔回来为曲阳翁主侍疾。
    
    想到母亲曲阳翁主这几个月来就是这样遭了矜娘的暗害,甄柔只觉愤怒难忍,不过更多的还是愧疚,如果她不嫁得那么远,就在曲阳翁主的身边,又怎会让矜娘这样一个一无出身二无身份的小小侍妾如此对待母亲。
    
    前世的遗憾,今生的愧疚,让甄柔格外珍惜在彭城的这段日子,每日都带着满满一起陪伴在曲阳翁主的身边,为曲阳翁主梳头、净面、烹饪生活起居的方方面面都不假他人之手,好似要将出嫁这些年不能侍奉曲阳翁主左右的亏欠全部弥补过来。
    
    腹中的孩子也真是一个拥有顽强生命力的宝宝,在披星戴月

章节目录